首页 > 新闻 > 文化

熊玮:勿失勿忘 用电影传递向上向善的力量

2018-11-18 12:22:56 中国青年网

  苦难的时代,轻缓的叙事,干净的色调,克制的音乐,毫不追求感官的视觉刺激,却有对心灵和情感的最震撼冲击……这是11月17日即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首映的电影《云上日出》。

  记者观看过样片。电影在安静中结束,座下泪眼涟涟。观影时,总有种错觉,似乎荧幕上并不是悲惨激烈的抗战年代,但影片用深刻细腻的镜头,以儿童的视角描述了细菌战背景下一所教养院内不同人群的救赎和成长。孩子们单纯善良柔弱,充满一切美好和希望,这些跨越生死与时代,与观众共情,与战争之残酷形成鲜明反差。这更让人们深刻体会到战争的罪恶,从而让和平年代的观影者于无声处听惊雷。奉献这部细腻的爱国主义影片的,是80后青年导演熊玮,影片主人公原型是85岁的著名学者夏家骏。

熊玮在片场。采访对象供图

  云上日出 迎着苦难而上

  1941年11月4日,天刚破晓,侵华日军的飞机盘旋在湖南常德上空,他们没有投下炸弹,而是投下飘飞的布条、棉絮,以及米谷、玩具。自以为躲过一劫的常德百姓,想不到更残忍的死亡在等着他们。这一时期,也是生活在湖南的夏家骏最艰难的时候。母亲病逝,出生后未见过一面的父亲也在台儿庄战役中殉国。此时他并不知道父亲已不在人世,抱着希望等待父亲的日子,被夏家骏称为人生中只有一个“金色秋天”。虽然记忆里金色的阳光和被炮弹炸碎的残肢断臂并存,这份孩子眼里珍贵的“宁静”,随时会被枪弹和细菌战彻底摧毁。

  时间转到2014年。听到夏家骏老爷子的故事后,当时在央视拍纪录片的熊玮震撼于夏老的人生经历――少小失去双亲。从湖南偏僻山沟外出求学,一步步奋斗,为国为民,终成大家,一生乐观自信,对生活充满希望。“最初接触到老爷子更多的是好奇,相处下来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力量,有一种劲儿”。同为湖南人的熊玮被夏家骏身上那股迎着苦难而上的“霸得蛮”韧性感动。这就有了现在的《云上日出》。

  《云上日出》拍摄的是孩子眼中的战争。熊玮通过营造一个干净单纯近乎乌托邦式的教养院环境,来对比外面炮火纷飞的战争世界。作为民族希望的孩子们,无法掌控现实生活,连“长大”都成为奢望。孩子有多善良无辜,战争就有多残忍,在连天炮火中孑然一身向前奔跑的家骏,显得孤独又有力量。影片的拍摄手法很克制,没有撕心裂肺的说教和大开大合的剧情冲突,更多的是舒缓的长镜头和静物特写。孩子之间的陪伴和友谊让人动容,平静的镜头语言之下被压抑的情绪暗流涌动,戏剧张力扩散到观影者的心里。

  熊玮希望用适合孩子观看的方式去呈现影片。在他看来,过分宏大的场景会使人审美疲劳,对细菌战危害过于直白的拍摄可能会给少年受众留下阴影,反而与记住历史的初衷背道而驰。筹备电影时,在一次清晨的飞机上,熊玮目睹了一场美丽的日出,窗外天空由蓝变红,太阳慢慢穿越云层一跃而出,瞬间光芒万丈,“世界上最美的日出是云上的,这是和我长时间思考的电影主题的某种契合。”就这样,熊玮决定将以夏家骏为原型的电影定名为《云上日出》,借助影片去传递和平,传递爱国,传递能量,传递记忆,传递希望。

熊玮在片场与小演员在一起。采访对象供图

  勿失勿忘 为民族苦难做一个“相册”

  指引熊玮用四年时光拍摄《云上日出》的,除了夏家骏老先生的震撼故事和动人精神,还有他自己对战争的理解以及心中的责任感。77年前发生在常德的那场细菌战最终导致7643名同胞遇难,整个抗日战争时期全中国有多个城市遭到日军细菌战的残害,但国内以细菌战和难童为主题的电影却不多,与这段历史之沉重不相匹配。

  时光流逝,当年幸存的孩子渐渐老去离去,常德细菌战的亲历者幸存者如今只剩18人。残酷的历史可能正在被遗忘。熊玮作为“80后”,年轻却有担当,父亲是军人的身份让他更能理解战争无差别的残酷。他想在能力范围内为民族苦难做一个“相册”。“我们拍电影不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仇恨,不是为了晾晒伤痛,是为了让更多人记住过去,找到未来前进的动力。”在他看来,拍电影是在反对战争的基础上反思战争,“一个导演可能一生都在讲他对社会的认知和思考,利用文艺作品这个载体去影响别人。青少年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也是文艺作品重要受众群体,电影作为广受青少年喜爱的文艺样式,有责任助力其身心健康发展”。

  采访中,熊玮在多次谈到传媒人的责任,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将这段历史告诉后来人,让大家了解并关注细菌战受害者。正是父亲和师友的影响以及自己的使命感,塑造了他的创作理念,选择题材时先考量的是对他人对社会的影响,在熊玮身上融合了文艺工作者的感性和传媒人的理性双重特点。这种特质不仅体现在了电影里,还反映在影片之外。

  熊玮在电影筹备阶段遇到过融资困难,两年前正逢热钱进入市场票房猛涨商业电影大行其道,《云上日出》这类题材的影片很难得到投资人的青睐,身边很多人劝他放弃。对于旁人的唱衰和投资人的拒绝,熊玮反倒显得平和又理解,“做电影不容易,投资人也不容易,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坚持一件事情,拍电影也需要在商业和艺术上找一个平衡点。”

  没请明星,筹集来的资金更多被用到影片摄制上,走访细菌战受害者、辗转各地取景、布景还原气氛、演员集中培训围读剧本……一切都朝着最佳效果努力。对于熊玮来说,如果影片能够让观众了解历史、为他们带去战胜困难的力量,那就是成功的。

  电影原型夏家骏先生(右一)与影片中少年家骏的扮演者(左二)在电影拍摄地见面。采访对象供图

  向上向善 去影响更多人

  进入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读书后,熊玮就开始拍片,十年间拍了很多类型的片子。专业出身的他有机会去赚更多的钱,不用选择市场预期不确定的《云上日出》。“如果你传递的是一个正确的导向,毫无疑问会影响更多人,我希望在自己的岗位上力所能及地去发声,为他人为社会做一些事情。”

  早在2014年,熊玮在共青团中央主办的2014“向上・向善”电影大赛中,以《我的成人礼》从2000多部作品中摘得最佳影片、最佳摄影和最佳导演等大奖。评委会评价:“担当,是本作向观众传递的核心正能量,重拾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并促使男主角的道德品质与人格标准进一步升华,最终从原本的幼稚与轻责走向了自我的‘成人礼’”。

  不仅仅局限于个体之间的“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熊玮追求的是更高格局的社会正向循环,点对点之间的帮助转换为点对面、面对面的交互。而他认为,导演这个职业可以用影片将能量传递给大批受众,为大众带来精神上的改变。这正如他曾获得过的电影奖项“向上・向善”四个字描述的那样,传递正向的力量总有一天会依据能量守恒回馈到个体身上。在这种认知下,熊玮将《云上日出》的永久线下公益播映权捐赠给了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希望帮助一直奔走的协会让更多的人了解细菌战。下一步,还会把公益播映权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5月份时,85岁的夏家骏看过影片后掩面哭泣。电影里年少的主人公勾起了他的回忆,幸福来之不易,靠的是顽强意志和乐观精神,支撑少年不断向前,最终等到了苦难乌云散去,阳光照耀自己。出于对老人情绪的考虑,熊玮没有再给他看过影片,苦难不能进行对比,但平行世界里很多人有着相同的特质:充满斗志追求向上。

  在11月4日常德细菌战77周年纪念活动上,熊玮谈了自己的期待:“希望将‘苦难如同乌云,终将迎来日出’的理念传递给更多人,以此鼓励当代青少年,让他们以自立自强的精神面貌去面对成长的挑战。”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